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下载平特一肖论坛与您同行 > 邓利维 >

詹姆斯领衔风尘四侠为反暴力发声 “政治正确”吗

归档日期:09-22       文本归类:邓利维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北京时间7月15日,美国时间周四,2016年度杰出运动员颁奖典礼(ESPY)在洛杉矶微软剧场举行。作为美国最大型的年度体育颁奖礼,ESPY今年的焦点却不在于哪些巨星得到业界同仁认可,而是四位NBA球员发出的“政治宣言”。

  颁奖礼揭幕时,卡梅罗·安东尼(Carmelo Anthony)、克里斯·保罗(Chris Paul)、德怀恩·韦德(Dwyane Wade)与勒布朗·詹姆斯(LeBron James)一起发表宣言,号召反对种族歧视、反对阶级仇恨、反对滥用、共建和谐社区。

  上一周,美国短时间内发生两起致命枪击案件。7月5日,37岁的黑人光盘小贩阿尔顿·斯特林(Alton Sterling)在路易斯安那州巴吞鲁日遭两名白人警察枪击身亡。7月6日,明尼苏达州的圣安东尼的32岁黑人菲兰多·卡斯蒂尔(Philando Castile)被拦截查车的警察击毙。两起事件均流出相关视频录像,较大程度地能够证明死者是在没有反抗意图或还击能力下被杀害。其中卡斯蒂尔更是在女朋友和四岁的女儿在场的情况下遭遇厄运,引起群众尤其是黑人团体对以警察为代表的公权力的愤怒。

  在ESPY颁奖礼上,担任主持人的前WWE冠军约翰·塞纳(John Cena)请出四位篮球手。安东尼率先说道,枪击事件在美国人之间激起了“猜疑”和“愤怒”。其后保罗列举了一连串死于警察枪下的黑人受害者、以及著名黑人运动员的名字,并指出自己既是非洲裔美国人、又有长辈担任警察,为此陷入两难。韦德呼吁停止对黑人的歧视目光、停止下意识格杀的残忍行为。最后詹姆斯总结性地说:“对于暴力行为,我们感到无助和失望……我们需要投入我们的时间和物力,回归社区,对其进行重建、巩固和翻新。”

  从发表诉求的角度来看,NBA球星的宣言写得非常漂亮。既有对相关枪击事件的冷静描述、对黑人成就的客观总结,也有对群体感情的真挚表达、对社会公正的积极呼吁。宣言中同时提到联合体育界的力量向歧视及暴力说不,符合发言场合的性质,起到基本的动员效果。

  这番宣言既是黑人球员的诉求体现,同时也代表ESPY的官方价值观。现代体育界的主流精神与社会基本一致,强调不同地域、种族、性别、主张的人士的互相体谅与和平共处,反对歧视、压迫、战争等一切不友善行为。奥运会上,经常出现政治冲突地区代表团互表善意的举动,如2000年悉尼奥运会朝鲜韩国共同在“统一旗”下亮相开幕式。足球界中,“反种族歧视”口号已经成为世界杯等大型赛事的标配。在各种人权运动比较发达的美国地区,不乏有影响力的非异性恋运动员,如美式足球的迈克尔·萨姆(Michael Sam,第一位NFL选秀成功的同性恋者)和花样滑冰的约翰尼·威尔(Johnny Weir,以表现风格妖娆而闻名,深受世界各地冰迷喜爱)。

  用NBA球员来传达ESPY对主流价值的支持,是显而易见的选择。从传统来说,在美国四大职业运动联盟之中,NBA的黑人球员比例最高(2015年的数据为74.4%)。再从本赛季的表现来说,得益于克利夫兰骑士逆转金州勇士等劲爆赛果,NBA成为ESPY上最耀眼的联盟,斩获六项跨项目大奖——詹姆斯赢得最佳最佳男运动员和最佳决赛表现奖、斯蒂芬·库里(Stephen Curry)赢得最佳破纪录奖(单赛季三分球纪录)、骑士对勇士的总决赛被评为最佳赛事、骑士获评最佳队伍、骑士教练泰伦·卢(Tyronn Lue)成为最佳教练。天然的种族基因加本赛季现象级的表现,NBA球员成为最适合代表美国体育界就黑人歧视问题发声的群体。

  虽然从现代社会到现代体育界,平等平权都是得到公认的理念,但相关理念经常被冠以“政治正确”的帽子,而受到部分人士的排斥。

  政治正确的基本主张是在言辞和行动上对“”表示尊重。泛指在种族、性别、性向、身体机能、宗教信仰等方面与社会主流有差别的人士。在主流领域,政治正确的典型表现为不能直接使用“黑人”“残疾人”等可能令到其指代群体不适或反感的词语,而用“非洲裔美国人”“身体机能不便者”等词语来代替。

  在欧美社会,政治正确理念可谓无孔不入,体育界也深受影响。一些相关问题处理不慎,可能会引起轩然大波。天空电视台的足球评论员安迪·格雷(Andy Gray)在评论比赛时对女性裁判有“不当用语”,遭到各界口诛笔伐。天空电视台因此直接结束与格雷近二十年的合作。著名高尔夫球员塞尔吉奥·加西亚(Sergio Garcia)因为开了老虎·伍兹(Tiger Woods)“吃炸鸡”(“黑人爱吃炸鸡”被欧美社会视为对黑人的偏见)的玩笑,不得不公开道歉。

  ▼由美国发起的抵制莫斯科奥运会运动固然与冷战背景有关,但也反映出现代体育界的反战精神

  奥运会历史上最著名的政治正确事件,莫过于“抵制莫斯科奥运会”。美国以苏联侵略阿富汗为由,发动抵制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的运动。最终共有64个国家和地区的奥运代表团缺席大赛,当中大部分是抵制运动参与者。另外还有英国、法国、澳大利亚等16个国家政府明确表示抵制,但其运动员以个人名义参赛。当时奥运会还没商业化,奥运会在竞技水平方面蒙受损失,经济损失却不大。然而如今奥运会的综合收入可能超过80亿美元,为了考虑运动会的综合性形象和商业前景,政治正确成为一个巨大的雷区。

  然而,无论是欧美社会抑或体育界,均有人对过分的政治正确表示反感。公然宣称要在边境“建造长城挡住墨西哥人”的美国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就在这种背景下得到越来越多选民的支持。2014年,一位法学教授向美国联邦沟通委员会(FCC)提出,立法禁止电视或电台使用有歧视印第安人嫌疑的单词“红皮”,假如该法案通过,拥有八十多年历史的NFL球队华盛顿红皮将面临非常巨大的尴尬。类似的词语避忌在美式足球界早有苗头,例如德克萨斯大学与俄克拉荷马大学之间的比赛过去被称为“红河对抗战”(因两州边界为红河),但现在被媒体普遍称为“红河对抗”,因为“对抗战”的单词“Shootout”容易让人联想到校园枪击案。

  ▼从“Shootout”变成“Showdown”,一个单词的改变代表了某种看不见的政治正确意志的影响

  华盛顿的一位电台主持拉里·奥康纳(Larry Oconnor)对美式足球界的政治正确事件非常不满,觉得政治话题玷污了体育的纯洁。他曾撰文批评ESPN的一辑NFL节目被反对虐待儿童的话题占领。“ESPN过去谈论的只是体育。但那群自以为是、勉强从媒体专业毕业的体育记者们,总觉得自己对时政问题有义不容辞的责任。”

  反对政治正确的人认为,政治正确导致很多应该正常讨论的公共话题变得讳莫如深。为了照顾所谓,主流群体的言论反而受限,最终无助于解决一些确实屡见于政治正确受益群体中的问题,例如黑人贫民犯罪。

  另外有人指责,政治正确实质上只保护少数表达诉求更积极——或者说“激进”——的群体的利益,并不是真正代表所有发声。例如2014年的梁彼得事件,同样是警员误杀黑人,之前其他类似案例的白人警察未被起诉,华裔警员梁彼得却被裁定过失罪名成立。华人界愤然发声:是不是警界为了安抚黑人情绪,而牺牲华裔利益,以并非个案的梁彼得作为替罪羊?

  在ESPY的黑人宣言中,其实我们可以发现类似的质疑。两宗警察杀人案后,达拉斯爆发了一场警察遇害的恶性事件。7月7日晚上,米卡·哈维尔·约翰逊(Micah Xavier Johnson)通过埋伏狙击的方式,在一场黑人示威运动后试图枪击12名警员和两名平民,最终致使五名警察殉职。约翰逊曾是美国陆军预备旅一员,据报道这位黑人老兵对近期的枪击事件非常愤慨,因此动了报复警察的念头。

  这是“9·11”事件以来,美国警方损失最惨重的一桩事件。然而力求为黑人同胞争取权益的NBA球星们,只是以韦德作为代表,简略地带过这一事件。“停止种族偏见。停止来者格杀的下意识心理。停止对黑人和棕色人种的价值的无视。然而,报复行动也应该被制止。在芝加哥、达拉斯——更不用说奥兰多——这些地方发生的枪击案件都应该被制止。”

  韦德先是连续强调停止伤害黑人的行动,然后再提出停止其他的伤害行动。达拉斯枪击案与发生在芝加哥的连串的枪战事件以及奥兰多的同性恋者酒吧枪击案联系在一起,但达拉斯枪击案中疑凶的身份有意无意被忽略。

  对于非黑人群体的少数族裔来说,黑人积极追求族裔利益的行动隐藏着一种令人不安的因素——当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著名黑人运动领袖)的梦想实现时,黑人会不会像当年的白人那样,歧视其他群体?梁彼得事件令华裔有类似担忧,今年的奥斯卡颁奖礼则导致担忧升级。这届年度电影盛会因为四大表演奖项没有黑人演员得到提名而被黑人群体抨击。颁奖礼主持人、黑人谐星克里斯·洛克(Chris Rock)借势为黑人电影人大肆吹风,却以段子方式讽刺亚裔童工数量多。

  洛克这种“排斥异己”的玩笑引发众怒,体育界也有反应。NBA华裔名将林书豪在Twitter上批评:“这种情况什么时候能得到改变?能对华裔好一些吗?”

  ▼“黑色闪电”欧文斯当年曾打脸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的种族主义

  在欧美地区一些较激进的人士眼中,政治正确似乎成为某些群体牟利的挡箭牌。ESPY这次打出这张牌,算不上是王牌。就算用了今年与世长辞的拳王穆罕默德·阿里(Muhammad Ali)和传奇田径巨星杰西·欧文斯(Jesse Owens)——其传记电影今年刚刚上映——作为“黑人优秀论”的佐证,但NBA巨星一味强调黑人集体的利益,而没有从更宏观的角度号召各个群体彼此独立自主、平等相处,多少有点遗憾。虽然他们的宣言不太可能会遭遇与洛克类似的口诛笔伐,但最后取得的宣传效果也算不上十分完美——至少YouTube上相关视频的播放量比不上塞纳的开场脱口秀。

  事实上,在目前这个时局下是否适合用政治正确来自我推销,答案仍不清晰。越来越少欧美人士相信,政治正确能解决如今的动荡与不安。更有人把法国、德国以及美国等地的一连串血腥恐怖事件,全归咎于政治正确泛滥。于是,詹姆斯们的发言固然充满真情实感,但最后似乎只是他们以及黑人群体的自嗨,没有激发太多人的共鸣。

  解决社会危机的义务并没有落在体育界之上。过于自我标榜,恐怕是主动申请进入DJ奥康纳批评的“自命不凡”分类当中。在黑人奥运冠军都不准进入高级餐厅吃饭的年代,当然需要有阿里这样的伟人向不公正说不。但社会矛盾随时代而变化,观众已经听过无数遍种族权益的话题,他们现在或者只想单纯地沉浸在体育的技巧美和运动美之中。

  体育可以教化大众,也肯定能教化大众,但真的要在这个时候用政治正确教化大众吗?

本文链接:http://hennadecor.com/dengliwei/9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