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下载平特一肖论坛与您同行 > 迪安纳 >

【907 文学】记者李沐对话作家迪安

归档日期:11-14       文本归类:迪安纳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会学;同年她开始创作小说《姐姐的丛林》,后发表于《收获》2003年第6期。

  2016年8月,出版小说《芙蓉如面柳如眉》典藏版。 2017年7月,其小说《告别天堂》被收入《收获》60周年纪念文存。2018年11月,长篇小说《景恒街》首发于杂志《人民文学

  ;12月,小说《景恒街》正式出版。笛安凭借该小说获2018年度“人民文学奖”长篇小说奖,是首位获得该奖项的80后作家。

  笛安:我当初写小说的原因很简单,想编一个故事把我想说的事、想宣扬的理念、喜欢的善恶等等放进去,这样更生动大家更易接受。慢慢开始有了对写作的认知的改变。写作经验多了写作人物时能更忠实的创造书中的那个人,一花一木更符合小说的创造,跟内心中自我的关系已越来越小了。一个作家的什么触动他,写作到底哪些让他兴奋的层级,决定了他与其他人的区别。自我表达的过程已不重要。

  创作《景恒街》那一年,我刚写完一个明朝的小说,是历史故事写很辛苦,其中还生了一个小孩,现在四岁。当时生完小孩后想休息一下,他住在温箱里,时间也很赶。我在北京生活了七八年,写了那么久的龙城,也想通过谈恋爱的故事表现,来写写我和这个城市的关系。其实爱情故事很难写的。比如要表现爱情篇如《甜蜜密》,讲新香港新移民特别辛酸的故事。我要给男女主角要设计一条什么样的故事发展脉络,场景和框架等等。这其中涵盖了很多年轻人理解的奋斗,是各个男生对成功的理解是导致人生问题的开始。爱情情节一般简单:男女双方为什么有好感,心理活动为什么不能说,现实又有什么障碍。小说中的男主角如果只是想要名利不会那么痛苦。但他像个永动机一个,跟曾经的自己完全不同的执念的欲望永远不满足。这是很可怕的事。

  笛安:从我第一次21岁写小说到现在第二次写爱情类型的小说,时间让你不能再有作为有文学天份的少女,你会成为作家会一直慢慢写下去,好辛苦。

  这本新书在那之后,中间写了一家人的故事,龙城三部曲。我的读者很多,甚至有专门的群,审核准入门槛,足够熟悉作品的可以入群,安排一个角色给入群者。他们把聊天纪录贴给我。我既感动又辛酸。他们想尽一切办法让他们在其他地方活下去。我不可能一直写这家人,每个人都出番外,否则送快递的也要成主角了。我发现很多人跟我一起相信,小说中的他们是存在的。最初写小说我就相信,在一个我不知道的平行时空,他们存在。一个人对我说过,对于一个作家,死后要去的天堂住着他所有的人物,我听了鸡皮疙瘩就出来了,天哪,那也太幸福了。

  从学生毕业搬到北京,很多年。非常重要的事情都在这里发生,开始做职业小说家,在北京见证这个过程,做了杂志主编,后来不做,包括我个人结婚,过的特别开心时,凌晨三四点跟朋友在簋街吃小龙吓。虽然过敏,但看他们很开心,到现在变成四岁小孩子的妈妈。我女儿两岁时,就很感慨。你以为青春永驻,给你幸福快乐的人会在身边,但他们会走。但是新的剧团在来的路上,下一桌客人在外边,这就是人生。景恒街就是这样,相爱过的男女,这两人都招人嫌的,但就是属于现在的我,不属于半夜吃龙虾的我,半夜不醉不归的我,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完成,这是我要告诉读者的。

  笛安:是的,景恒街在国贸附近比较隐密的一条小街,是一条内街。第一次写真实场景的小说。每个人都有一个当下的判断,这个故事信还是不信。我很爱看差评,从负面评价里还到更多回馈。当初没想过能得人民文学奖,很意外,11月发的,12月责任编辑发的微信说的,给你了。下月公布。当时还有点错愕。

  笛安:我少年年轻气盛时特别希望有人肯定我。其实我也没那么贪心。相对早的时期已经有了一批读者。我已经自我实现的部分已经完成了,能站在一个置身事外的位置看待自己。工作和生活变成一个又一个具体的目标。与自我实现相关的得失心就变淡了很多。

  笛安:《龙城》三部曲后他们说我写什么都是转型。《龙城》三部曲的读者太多了,他们恨不能我写十篇,把他们家每个人都写番外。

  做妈妈后行别情绪化的东西没有了。小朋友特别喜欢情绪稳定的大人。喜怒无常的妈妈太可怕了。

  8、写小说如何丰富生活经历?上班后经历简单,怎么才能更丰富?学历对你的写作有影响吗?

  我们不可能体会所有生活,并不觉得80后90后生活经历简单。我本科学的社会学,硕士健康人口与社会福利政策。至少受过基本的田野调查训练,看学术的专著也会想为什么这么做,是学生时代开残留的东西。这些专业对小说也有指导作用。9、

  笛安:谢谢这位小朋友!如果 是我妈肯定会说我哪里好,但我自己不太感觉到。虽然现在阅读文学的人在变少,但另一方面,比如喜欢影视的绝对比五六年前或十年前繁荣,对故事的需求会持续很久。如果实现了艺考的梦想,就努力接近它。

  读者:美笛,我从小学开始看您的书,到现在大四要毕业,对我有很大的影响,初中就开始写些东西,问下

  笛安:我也有过。别人会以为我是借口,是懒惰。也许别人相信你年轻,经验不足会卡文。完成作品比什么都重要,即使非常不满意的表现手法也要尽可能更好的完成,这样才知道你相对擅长什么。没完成就没有讨论的基础。我也是这么鼓励自己的。

  读者:我从初中开始看,快上大学了。塑造了很多女性角色,各阶段。你觉得自己更像哪个女主角?笛安:宋天扬,第一个长篇女主,像我内心希望的我,能成为更可爱的人,就是天扬那样人。后来东霓就有我鄙视的部分。与她本人个性和特质有关。她咖啡店的老板娘,但身上有一种东西,让你感觉不是普通人。林静,是一个相反的人物,表面上有很好的履历,但其实很普通,包括自欺欺人的时候。我几个特别了解我看过我所有书的朋友,说其实明朝那个女孩子,少年时代的呆萌,比较傻,有了目标后又特别轴的那个,跟我特别像。

  读者:我毕业三年了,自己还处出上学的状态,学生气很重。一次刷微博发现您已经是一个妈妈了你是怎么看待角色转变的?

  笛安:我自己没刻意觉得哪个时代要脱胎换骨,有些人上学就很社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质。

  读者:问两个《龙城》三部曲的问题:您小说中突出的男性角色不多,西决有点老实,最后的结局有点狠,成了医闹。我多年仍不能释怀。为什么您安排这样的结局?

  笛安:我在整个《西决》一直反复置疑,不相信这个人身上的某种东西。主角是非常好的一个人,能把别人的需求放在首位,但我一直置疑一个人能不能永远这样,让我相信他能这样做还是欠缺一点的。

  《南音》中放了我置疑的冲突和过程。我喜欢小说中的陈医生,他的价值观跟西决比,他的认知世界非常现实,也确实冷漠一点。我是为了写两种价值观的冲突,其实造成的悲剧的结果,或多或少改变了所有人的人生。东霓受影响最小,也是非常坚韧的人。记者李沐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本文链接:http://hennadecor.com/dianna/10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