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下载平特一肖论坛与您同行 > 迪安纳 >

1天夭折5婴!印度公立新医院惹争议(图)

归档日期:05-25       文本归类:迪安纳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境外媒体称,印度旁遮普省第一大城卢迪安纳开张两天的公立妇幼医院惊传5名胎儿出生当天夭折或流产。家属指控当班妇产科医生溜班、由护士接生,当局展开调查。

  据台湾“中央社”11月24日援引《印度时报》报道称,旁遮普省政府卫生厅长吉雅尼21日为卢迪安纳干吉场区的妇幼医院揭幕。这所新医院是隶属马哈维亚神公立医院的妇幼专科医院。23日上午6时6分出生的1名男婴当天下午即夭折;11时11分再传有男胎流产;接下来又分别有男、女婴各1名出生后夭折;剖腹产出的另1男婴昨晚7时死亡。

  报道说,5名短命婴儿都由值班妇产科医生阿卡接生。闻讯震惊的吉雅尼下令调查,当局组3人调查小组深入了解。吉雅尼证实,阿卡6天前有旷职纪录,已被要求说明。

  阿卡受访说,1名胎儿在母亲子宫里吸入胎粪死产,唯一女婴也流产;还有1名早产儿因母亲子宫羊水干了才夭折。

  报道说,成立公立新医院目的在对穷人提供免费医疗。旁遮普省每千名活产婴儿有26名死亡,新生儿死亡率为千分之21。

  两名婴儿只有一只心脏,若进行分离手术只能保住其中一名婴儿,婴儿的父母拒绝手术,把婴儿接回家抚养,最终两名婴儿均夭折。

  据外媒报道,美国一名女子今年生下一对连体婴,由于两名婴儿只有一只心脏,若进行分离手术只能保住其中一名婴儿,这名女子和她的丈夫拒绝手术,并把婴儿接回家照料,最终两名婴儿均夭折。

  据报道,美国宾夕凡尼亚州的斯坦库姆夫妇已经有一名22个月大的儿子。今年4月,斯坦库姆太太诞下一对躯干连在一起的男婴。

  由于两名连体婴共享一个心脏及肝脏,进行分离手术的话可能两个只能活一个,斯坦库姆夫妇经过考虑后,决定不给双胞胎做手术,让他们在家中接受临终照料。

  这对婴儿于上月夭折。斯坦库姆表示:“我们谈过后,认为他们最好还是在一起,如果想保住一个就要失去另一个,我们会很伤心。”

  今年10月11日下午4点多,在栖霞区迈皋桥万寿化纤新村的某银行发生一起诈骗案,骗子冒充政府工作人员,找到了李先生一家。李先生的孩子出生没几天就夭折了,骗子称可发放夭折婴儿补贴。李先生信以为线元。通讯员 宁公宣

  孩子夭折后,接到“010”开头的电线日中午,李先生接到一个“010”开头的电话,对方自称是某民政部门,得知他的孩子夭折后,要为他发放关于新生儿死亡的财政补贴。孩子夭折的事只有医院有信息,所以他也就没怀疑。对方让他拨打一个财政补贴专用电话,并给他提供“验证码”,说只要打通电话并输入验证码,他们就能查到孩子夭折记录,如属实,就发财政补贴。李先生拨打了这个号码,并输入验证码。对方告诉他,“系统”确实检索到他孩子夭折的信息,可以发放补贴。

  原来,骗子通过伪装后的机关部门号码联系受害人,自称国家民政局工作人员,正在进行一项查实全国婴儿夭折记录的工作,并在查实后发放财政补贴。在化纤新村某银行ATM机上操作并输入了对方提供的“验证码”:1978。随后受害人发现银行卡中被转走1978元,方知被骗,而此时骗子还不满足,还要受害人提供其他银行卡,并称用其他银行卡还能继续转账,已经回过神的受害人直接挂断了电话,并赶至派出所求助。

  无独有偶,今年以来北京、长沙等地警方也陆续发现有人利用受害人家中老人的去世以发放丧葬费、抚恤金为诱饵,使受害人一步步落入不法分子编织好的骗局,导致财产损失。

  此类案件以近期家中有人去世的家庭为目标,案犯冒充卫生、财政部门工作人员经电话联系受害人,告知受害人根据相关政策可领取抚恤金或者财政补贴,并提供相关部门的联系电话,要求受害人联系咨询具体补贴事宜,再引诱受害人到银行ATM机上进行转账操作,从而达到骗取受害人卡内现金的目的。某种程度上,该类诈骗案件与“发放新生儿补贴诈骗”案件有异曲同工之处,均是以受害人亲人逝世或降生为突破点,诱以抚恤或补贴等锁钱财,使受害人一步一步踏入已经编织好的陷阱里。

  办案民警表示,天上不会掉馅饼,当接到疑似诈骗电话或短信,首先要核实对方身份,不要被意外之财支配自己的思想,而且我国并无新生儿死亡补贴的福利政策。政府部门如打电话给居民通知办理相关事务,只会告知居民办事流程,具体办理需到正规单位、场所办理,绝对不会要求居民到ATM机等自助地点进行汇款操作。因此,一旦接到此类电话或短信,切莫轻信。(记者 季宇轩 任国勇)

  央广网北京7月30日消息(江苏台记者朱亮 刘志)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近日,有江苏省宿迁市沭阳县的居民反映,当地一对农村夫妇因患有精神病,长期囚禁、虐待自己的一个孩子,导致该男孩遍体鳞伤,非常虚弱。在警方强行解救后,男孩被亲人送往医院救治,父母则被送进了精神病院,这个家庭的不幸遭遇令人唏嘘,目前当地政府已对该贫困家庭展开救助。

  7月24号,记者在沭阳县人民医院烧伤科病房内见到了七岁的小金,他浑身缠绕着白色纱布,医生告诉记者,小金的身体很虚弱,身上有多处伤口,主要是烧伤和烫伤,目前孩子体重只有26斤,相当于两岁孩子水平:

  沭阳县人民医院烧伤科医生:身上创面比较深,大部分都是深二度到三度之间,感染比较厉害,长期没治疗,小孩营养极差,属于重度贫血。

  小金的爷爷告诉记者,今年7月16号,警方和乡镇领导干部上门将孩子解救了出来,随后孩子的父母就被送进了精神病院治疗。

  老人回忆,家族并无精神病遗传史,以前儿子儿媳也都是正常人,他们自由恋爱,结婚生子,首个孩子夭折后,夫妻俩可能精神上受到了刺激。之后两人到上海摆地摊生活,在此之间第二个孩子小金出生了。小金一岁时,夫妻俩又回到沭阳,随后到一家三口四处流浪。在小金1至6岁期间,夫妻俩又陆续夭折了四个小孩,这加重了精神上的刺激,在小金七岁时,他们回到家中,从此白天大门紧锁,孩子也被长期囚禁家中,想起来喂一顿饭,还时常遭受打骂。

  记者了解到,由于没有出生医学证明,小金目前还没有户口,无法正常纳入低保、医疗和教育范围。得知小金一家的遭遇后,沭阳县相关部门高度重视,目前首先协调解决小金的户口问题。沭阳县民政局副局长蒋复春表示,这样的精神病患者家庭正是民政部门的帮扶对象,他们将帮助小金纳入低保和新农合范围。另外,他的父母也可以获得免费治疗:

  至此,这个精神病患者家庭的看病和生活得到了基本保障,但后续问题又随之而来,小金的爷爷奶奶担心,儿子儿媳出院后如果病情复发,小金将再次受到虐待,并且给老人带来伤害:

  沭阳县神经精神病防治院主治医生袁雪梅介绍,小金的父母为精神分裂症,一般疗程为三个月,如果患者达到出院标准,他们必须要准许出院,但患者回归社会后,如果不坚持服药治疗,病情容易复发,在她看来,小金不适合再由父母照顾:

  袁雪梅:如果病情不稳定,经常犯病,监护权最好是移交给别人,我们认为是应该这样。

  南京师范大学金一虹教授表示,目前我国还没有法律明确,当儿童受到伤害就可以暂时剥夺父母监护权,缺乏制度性保障。面对受虐儿童到底由谁来监护的困境,金教授表示此时政府应该指定儿童监护人,或将阶段性困难儿童送往儿童福利机构避护抚养:金一虹:最终应该通过这些事推动制度性变革,当这些孩子没人对他负责,或者这些人负不起责,政府就得作为第一责任人出现,现在还没有这样一种态度,也没有这样的制度。

本文链接:http://hennadecor.com/dianna/93.html